第601章番外剧场十指相扣(嫣然与子祈)

  那一年,嫣然十八岁,方子祈二十二岁,永远。https://

  那一年,嫣然读大一,方子祈大四。如果一切真的可以重来,那么,多希望就这样生生错过。哪怕,终其一生,都不会遇上这般轰轰烈烈的爱恋,哪怕……

  可发生的事,谁又能真的改变。命运,永远沿着它预设的轨迹运行着,无论你甘愿,或是被动。

  那一年的夏天,炙热难耐。

  方子祈如幽魂一般在烈日下暴晒,呵,从不曾想过,他方子祈也会有今天,‘失恋’这两个字,是他的字典中从未出现过的字眼。不,更确切的说,是被抛弃。他相恋了四年的女友,在即将毕业的时候对他说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  他冷然的一笑,问:“理由呢?”

  呵,似乎有些可笑,分明是她不要他了,她却哭的格外凄惨。她说,“子祈,我爱你,可是爱情填不饱肚子。你一定不知道,为了进国企,我受了多少委屈。她们哪一点比得上我,可她们的八字好,有一个好爸爸。子祈,我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,所以,对不起……”

  方子祈苦笑,他又不是傻子,当然明白她的意思。她是财经系系花,身材高挑,人长得更是没的说,在系里,成绩也是名列前茅。当初追她的男声,能从学校大门排到职工宿舍。而他是企管系第一才子,教授眼中的高材生。他们走在一起,似乎一切顺理成章。

  然而,四年的时光匆匆而过,直到今时今日,方子祈才发现,枕边人,竟然是如此的现实事故。或许,她有她的苦衷,她家境不好,母亲卧病在床,她的确需要一份安稳的生活,需要一个让她少奋斗二十年的男人。

  可是,即便这样,对不起,他接受不了。

  “我记得,李诚东追你很久了,他爸在国企做财务总监,要弄进去一个人,应该不难吧。”方子祈轻蔑一笑,语气几乎冷的没有什么温度。

  关于她和李诚东的流言蜚语,早已满天飞。他相信她,从不曾质问过什么。可他心里不是应该早就清楚的吗,世上从没有空穴来风。他们之间,只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李家承诺给她,她自然是要拿一些东西来换的。

  “子祈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她的嗓子沙哑的已经不成样子。

  方子祈俊颜沉冷,淡淡道:“思茹,你想好了吗?”清冷的声音,几乎没有情绪。

  “嗯。”她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方子祈沉默良久,淡然的开口。“好,那就分手吧。思茹,希望你不会后悔。”

  董思茹的情绪也有些失控,歇斯底里的尖叫着,“不,我会后悔,我一定会。可是,子祈,明知道后悔,我还是要这么做,我妈还躺在医院里,如果我不跟李诚东,如果没有住院费,我妈就会死,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,我没有选择。”

  方子祈深深的看着她,沉默之外,还是沉默。他承诺过她,一定会治好她妈的病,一定会让她过公主一样的生活。可是,她没有选择信任。相爱四年之久,他们之间,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。如果他对她说,他是万豪集团的少东,如果他告诉她,他是亿万身价,如果……那一切,是不是都不会弄成现在的样子。

  或许,母亲说的没有错,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贫贱夫妻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明明是清空万里的天气,午后却突然阴沉了下来。转瞬的功夫,瓢泼大雨倾盆而下。

  方子祈高大的身影,孤冷的屹立在雨中,任由着雨水冲刷。这样也好,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,什么狗屁的爱情,根本就不该相信的,不是吗!大一时,父亲给他办理了出国手续,英国剑桥,一直是他理想的学府,可惜,他拒绝了,因此和父亲大吵一架。他又怎么能舍得离开呢,那时,他已有了思茹。

  身后的白色二层小楼上,传来飘渺的钢琴声,音符伴随着哗啦的雨声,却是那般的协调而柔美。那乐声,干净而纯粹,如涓涓暖流,轻易的打动人心扉。

  子祈僵硬的站在小楼下,倾听着美妙的乐声。恍惚间,似进入了另一个国度,没有狠,亦没有伤害。

  琴声不知为何突然停了下来,他茫然的回头,顺着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。那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瞿若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上膳书只为原作者赵水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水水并收藏瞿若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