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贾兄弟一看便是非常人,却不知能否理解鄙号的难处?”

  王守中轻叹一声,问道。https://

  贾蔷好奇道:“理解如何?不理解又如何?”

  王守中轻笑了声,道:“若理解,自然可以继续商谈今日贾兄弟来鄙号之事,我保证,绝不会让贾兄弟吃亏。若是不理解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  见其不卑不亢的神色,贾蔷明白,此人其实并不十分畏惧于他。

  毕竟,他们似乎也没真将他如何,总不至于为了一场惊吓,就劳动太上皇……

  而且,看样子,这位少东家似乎也已经猜出了他此行之来意。

  贾蔷笑问道:“你就不怕我拿着这块布,转身去向东盛?”

  来前做的功课,恒生王家和同为八大布号的东盛赵家是几十年的老对头。

  王守中笑道:“贾兄弟来此,想来是想同我们合作的,而不是来结仇的。今日之事,是我恒生王家做差了,所以,一定会做出补偿来。但若贾兄弟前往东盛,那就是我王家不死不休的敌人了。我们买卖人,追求的终究是一个财字。贾兄弟此次前来恒生号想必也是为了这个字。而转身去了东盛布行,同样也是为了这个字。得到的都一样,我们这边一定还会给的多一些,可若选择我们,贾兄弟可以得到恒生布行这位朋友,选择东盛,却会凭白结下一个死敌,以贾兄弟之才智,自然该明白当如何去选。”

  贾蔷闻言看着王守中,却冷笑一声道:“你以为你吃定我了?你说的没错,眼下我的确需要寻一个合作对象,但真未必是你恒生布行。”

  王守中面上的笑容陡然一凝,轻轻呼出口气,看着贾蔷道:“贾兄弟,果真要与我王家为敌?”

  贾蔷呵呵一笑,摇头道:“你放心,暂时我不会将这方子拿出去。毕竟,除了蓝,我还有红,我换一家去合作红不就好了?但你记住,今日之事,贾某人记在心上了。”

  说罢,对铁头和柱子沉声道:“我们走。”

  铁头一把松开周老掌柜的,然后护住贾蔷左右,准备离去。

  王守中却再度大变了面色,一下张开双臂,大声道:“贾兄弟且慢!”

  铁头和柱子立刻上前,王守中身边的两个精壮大汉也上前,气势紧张一触即发。

  贾蔷眯起眼眸,轻声道:“恒生号,真想留下我?”

  王守中忙叫道:“误会误会!”又连忙喝退两名护从,隔着铁头和柱子大声道:“贾兄弟,我保证,此事我王家一定给你一个交代,还请贾兄弟稍息震怒,给我一个商谈赎罪的机会。”

  今日之事,若换一人来,以王家之势绝不至于此。

  偏贾蔷身处一场看不见却极为惊人的官场乃至天家旋涡里,王守中绝不想将王家拖入其中,哪怕沾染一分一毫,对王家来说都是极凶险的。

  所以,今日他一定要说服贾蔷,接受他的歉意,将王家摘出去。

  然贾蔷却冷笑道:“若非我先前幸运,得遇天颜,却不知今日我有没有机会活着出门。王守中,你的坦诚和精明算计,都十分难得。你也是个厉害的人物,只是,我此生,最受不得他人冤枉和威胁!你以为一个财字就能拿住我,你以为王家的敌人会唬住我?简直是笑话。”

  王守中闻言,再度拱手作揖致歉道:“罪过!罪过!是我商贾的出身影响了我的看法,绝非有意小瞧贾兄弟!!是了,贾兄弟名门之后,又怎会将区区阿堵物放在眼里?还请贾兄弟大人有大量,给我王家一个机会。”

  贾蔷摇头道:“君子爱财

  -->>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红楼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上膳书只为原作者屋外风吹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外风吹凉并收藏红楼春最新章节